有没有一种催眠术是真的?还是只有一群「配合演出」的受试者?_L元生活_通博游戏官网下载_八方娱乐是什么网站
主页 > L元生活 >有没有一种催眠术是真的?还是只有一群「配合演出」的受试者?

有没有一种催眠术是真的?还是只有一群「配合演出」的受试者?

721℃ 192评论

有没有一种催眠术是真的?还是只有一群「配合演出」的受试者?

一位自称催眠师的人,有办法让成年男子忘情跳舞,或在舞台上模仿猫王表演,我们称这些受试者为「被催眠的人」。邪教成员做出损害自己利益的事,最严重的程度甚至到了自杀的地步,也可以说这些成员「被催眠了」。矛盾的是,有人告诉我们「催眠无法逼迫人类做出有违自己意志的事」,我们却用同样的话术去说服其他人进入幻觉状态,或在没有施打麻醉剂的情况下进行手术。

你可能认为那些在我的表演节目上行为怪异的自愿参与者,是处于某种「催眠状态」,我也的确常被新闻媒体称为「催眠师」。

到底有没有一种催眠术是真的,抑或只是用这个词来做比喻?「聆听令人放鬆的音乐」以及「被唆使犯罪」,怎幺会是同一件事?催眠一定要进入「出神状态」吗?如果某个人被引导至某种特殊的出神状态并受到指示,清醒之后将在无意间做出某些事情,那幺趁这个人处于正常的清醒状态时给予暗示,可以视为同样的状况吗?

关于「何谓催眠?」目前有两大临床学派之分。其中一派认为,催眠是一种「特殊的状态」。这个学派最重要的论点是「被催眠的人能够做出非催眠状态的人所做不到的事。」如果能够证明催眠没有什幺特别之处,这个论点就毫无意义了。与「状态说」学派相反的则是「非状态说」学派。此派认为,不要把「出神状态」或「催眠」当成某种特殊或特异的现象、或是特殊的精神状态,那幺催眠术引发的各种神奇现象都能被一一分析解释。

如果「状态说」学派能够证实被催眠的人确实发生了什幺特别的事,就可以推翻这一派的论点。媒体有时候会报导,催眠被这样又那样地「证实」,或是受试者戴上测试脑波的机器,发现大脑在出神状态时这样又那样地运作,其实这些大多是「状态说」学派的宣传活动,这一派的内容比较符合媒体的喜好。儘管诸如此类的报导多少都会引发一时喧腾,近年来,世人反而开始以「非状态说」的观点来理解催眠。噢,可别忘了,「状态说」学派有责任去证实自己的观点,支持「非状态说」的人可没有提出反证的义务!

你或许会觉得,用催眠术以外的正常观点来解释与催眠有关的各种怪奇现象,是一件很弔诡的事。突然戒菸的人怎幺说?在舞台上荒腔走板的人怎幺说?为了娱乐大家而开心地狂吃洋葱呢?甚至在手术过程中完全没有痛觉的人又是怎幺回事?想要了解这些事情如何发生,首先必须忘掉「把任何特殊现象都归类为催眠术」的想法。我个人偏好以戏法的观点把这些例子当成「魔术」。

我们都知道魔术不是真的,说穿了就是某个蓄着山羊鬍子、充满魅力又手法高明的艺人,极为专业地耍弄各种技巧奇招。他把扑克牌藏在手掌里,用吹嘘口吻和複製赝品混淆视听,使用特製的箱子或祕密替身,乘机用左手小指的第三指节在扑克牌堆里做记号,以便达到偷天换日的效果。使用的手法可以精采炫目、朴实无奇、甚至蠢笨搞笑,只要能做出效果就行。

我们用「魔术」一词来形容最终的结果。融合所有的手法进行某种形式的演出,最终的效果就是「魔术」。这个词一举囊括了表演者使用的各种手法和技巧(「他在变魔术」),也让观众找到词彙来形容观赏这场演出──表演内容从令人费解的手法乃至于移动超大型物体等包罗万象的体验(「这是魔术耶!」)。这个词之所以这幺好用,因为我们都明白,如果把眼前发生的事详细拆解开来,尽是些平凡无奇的元素,最重要的还是最终呈现的结果。

我认为催眠也是同样的道理。催眠师使用某些方法、或受试者表现出某种行为,两者相加所呈现出来的整体效果,就可以挂上「催眠」的招牌。不需要为实际发生的事情做出任何定义,便可大剌剌地宣称「这是催眠。」魔术师为了製造想要的效果,偷偷地在表演情境之外使用「魔术」手法或诡计,观众压根就不会联想到这也是魔术的一部分(每个魔术师都干过这档事──故意让观众分心,再巧妙地扒走个人物品)。

同样地,催眠技巧也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施行,让人不禁想问:到底有没有更适合的词彙来形容这种情形?举例来说,「暗示技巧」适用于看似正在进行「催眠」,却未陷入失神状态的情况。由于魔术师和观众之间有非常明显的互动,因此魔术的辨识度较高,也很容易被定义;同理,只要有一个人或某个机构(有时是事先录製的声音)扮演催眠师,另一个人扮演受试者,就是公认的催眠术了。

那幺,实际上究竟发生了什幺事?就像戏法严格说来不是「魔术」,催眠师与受试者之间的互动,严格说来也不是「催眠」,到底是什幺呢?这个问题,从我第一次对同学们施以放鬆技巧以来,就不断萦绕在我心头。无论这是什幺,都与我自行发展的任何特殊能力没什幺关联,反而是受试者本身的期待起了明显的作用,但是,又该如何解释我一手造成的现象呢?我有办法说服一些极度容易受到影响的朋友们相信我是隐形人,让他们以为物品在房间里漂浮而吓个半死。可见受试者若没有一定程度的期待,便无法达到这样的效果。

想要分辨实际上发生了什幺事,可没那幺简单。回到「魔术」的比喻,请想像我们是一群外星人,试图理解什幺是魔术体验。(在某些粉丝过度兴奋之前,我得先声明,我不相信真的有外星人想要搞懂这些事情,毕竟光是假扮成世界各国的领袖就够他们忙翻天了。)首先应该做什幺?我们可以观赏一些魔术表演,但是,(一)可能对我们没什幺帮助;(二)我们只能得知自己的个人体验。我们可以访问曾经目睹魔术戏法的人,来调查魔术到底是什幺东西。那些人信誓旦旦地说「那是魔术」「他对我施加某些魔术」,也会以同样的方式宣称「我被催眠了」「他催眠我」,以此类推。

然而,这样会产生一些问题。首先,每个人对戏法的反应可能非常两极。有些人相信那是真的魔术,有些人虽然不相信那是所谓真的「魔术」,却相信魔术师运用了某些高超的心理学原理,甚至灵异手法。有些人被耍得眼花撩乱一头雾水;有些人看穿了手法机关,但认为直接说破会显得非常失礼。通常一般人很乐意把它「当成」魔术来配合,也乐得用「魔术」一词来形容观赏体验。这些人并不想用一句话「我不觉得这个戏法是真的」来惹毛魔术师,这样实在太扫兴了。调查魔术的真相是件吃力不讨好的差事。

讨论催眠也会遇到类似的困境,想要理解受试者的体验内容实在不容易。在舞台上,催眠师常见的压轴戏码是让自己成为隐形人(前文提到我曾对朋友这幺做),然后操弄人偶,引发受试者的激烈反应。受试者被指示对确实存在的事物视而不见,称为「负性幻觉(negative hallucination)」,反之亦然。受试者的视线显然没有真的穿透在场的人和物品,而是受试者本来就知道「隐形人」的背后有什幺东西,进而产生这些东西的幻觉来填补想像出来的隐形轮廓。通常这些无伤大雅的乐趣,能够为一场有趣又机灵的演出画下精采的句点。想想看,让一位端庄淑女把按摩棒当作帅气演员布莱德.彼特深情狂吻,该有多好玩哪!

我也常把隐形暗示当作压轴大戏。我通常在表演结束之后与观众闲聊刚才的演出内容,每次都会询问受试者们原本期待看到什幺。假设总共有十位受试者接受暗示,大概会出现以下的分类──有两个人一清二楚地看到我,显然和其他人有所区别;二到三个人对天发誓,人偶和椅子自己动了起来,虽然他们看不到我,但怀疑我用了什幺方法遥控这场混乱;剩下的五或六个人,往往知道是我在移动物品,但他们的心里似乎有某种力量试图抹去我的身影,让他们只能把我当成隐形人。

真是太有趣了!知道我在现场却无视我的人与宣称真的看不见我的人,本质上有什幺区别?前者似乎认为「一定得遵守达伦的指示」,否则下半身就会感到阵阵压力。这种「服从性」的解释非常重要。这不是有意识的「作假」行为,也不是导致真正出神的特别状态。这样完全看不见我的状态,堪称名副其实的负性幻觉。我们又怎幺知道,后者看不见我呢?只凭着他们的片面说词吗?儘管他们有很多「坦白」的机会,他们的回答明显透露出更多的服从性。假设你卯足全力参加一场「体验催眠师变成隐形人」的想像力大赛,事后催眠师问你获得什幺体验,大致会出现以下这些回应:

受试者认为,坦承自己无法体验到原本预期的结果是一件很丢脸的事,因此坚称催眠的效果是真的。

如同容易被暗示的人那样,受试者习惯说服自己接受日常生活中的各种现象,因此也说服自己相信整场演出都是真的。受试者认为,自己没来由地在台上被吓个半死。

受试者热切地参加催眠体验活动,非常享受成为舞台巨星的感觉。现在终于有机会从众人当中脱颖而出,因为他是台上最成功的受试者──他确实体验到了催眠,反观其他大多数人都失败了。

现在,让我们来谈谈「服从性」,也可以说是「不太诚实的证词」。这样看来,受试者似乎都在作假。事实上,受试者的反应远远不止这些,还有各式各样可能出现的体验过程,来说明受试者在舞台上(或在实验室里)的行为。有些体验可能只是单纯地作假,有些则没那幺简单:

第一种例子是,受试者假装被催眠,而且是催眠师鼓励他们作假的。许多商业演出或夜总会表演的场合,催眠师一心只想製造娱乐效果。为了不让表演冷场,专业的催眠师乾脆在参与者耳边悄声指示:「你就配合演出吧!」英国催眠师保罗.麦肯纳曾经分享一则(希望是)真实的故事:一位知名催眠师某天晚上演出时,遇到极为难搞的受试者。为了挽救演出效果,催眠师关掉麦克风,对着台上性格最开朗外向的家伙低声说道:「拜託你配合演出,结束之后我会付你五十英镑。」这位受试者决定看在现金的份上装出被催眠的样子,摇身一变成为台上最夸张的小丑,接受催眠师的各种指示,马上炒热全场气氛。表演接近尾声,催眠师请他回座,他刚在朋友身边坐下,催眠师就假装二度催眠他。催眠师的手指弹了一声脆响,这个应声虫立刻尽责地假装睡着。「等你醒来后,」催眠师透过麦克风清楚地宣布,「你将深信我欠你五十英镑。你的朋友越是劝你没有这回事,你就越火大,越是坚持我真的欠你钱。现在你可以醒来啰……」我爱死这则故事啦!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