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到底是谁不想让这个世界变好的八卦?_Z派生活_通博游戏官网下载_八方娱乐是什么网站
主页 > Z派生活 >有没有到底是谁不想让这个世界变好的八卦?

有没有到底是谁不想让这个世界变好的八卦?

320℃ 663评论

有没有到底是谁不想让这个世界变好的八卦?

这几年,总让我感觉动荡不安。动荡不安指的是状态,却不是评价或定论,尤其,不是负面的那种。

层出不穷的社会新闻、对各种社会经济议题的反省以至抗争,每天在网路上几乎没有停过的各种激烈讨论甚至争执⋯⋯我不太确定是从前我太无感而这几年终于醒来,还是说这世界真的改变了——然而我所感受到的动荡不安虽然时常让我沮丧洩气,却不完全是负面的,我不仅相信这些混乱不是某些保守派认为的「日子过太爽才有空去吵这些」,而是人们终于觉悟到再怎幺艰难的生活也应当正视社会的根本问题,不然自己只会永远艰难下去。甚至可以说,我相信这些激烈的讨论与争辩才是正常的,才可能建构一个能够自我修正错误的世界。

《三国演义》一开头便是: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过度正向或过度负面的单一思考,都会把世界带往绝境,不断有人质疑,不断有人反抗与推翻,是保持思考与反省能力的重要要素。

即使一直对许多事抱持不满,我对于不断变动中的社会却感到乐观,大概是因为这个原因:混乱才可能有改变这个烂世界的机会。直到今天早上,听闻了一个年轻孩子为了反课纲争议自杀的消息,我忽然怔住了,要几两重的生命,我们才可能离公平正义的社会多向前一步?要用多幺剧烈的体制外手段,才可能改变,那幺一点点?

这种沮丧无力的时刻,读郑立新书《有没有XXX的八卦》,格外有感。虽是轻快俏皮很乡民的书名,书中谈的事情却句句针砭时事,援引历史社会经济的知识,重新思考现在这个世界「怎幺会变成这样」,以及「如何可以变得好一点」。

想要让世界变好,方法有很多,有人说把自己顾好要紧,这当然也是。然而关在笼子里的狗无论抢到再多饲料,除非有人愿意主动打开笼子,要不永远不可能在草地上奔跑,你会说吃饱就好啦干嘛非要在草地上奔跑,嗯,我相信每个人,或者每只狗,都有不同的追求。

你相信吗?其实有人追求的是「不要让这个世界变好」,他们可能是希望狗儿乖乖呆在龙子里的人类,更多的是驯化得已有奴性、或者满足于自己可以得到较多狗粮的狗。

郑立告诉我们,人类之所以有不同的追求,那些看似针锋相对的立场并不一定代表绝对的善恶对立,其中一个可能,也许是年龄世代的差异:

那些九十年代出生的年轻人,不论世界哪一角,都是看着日本的动画长大的,那个丰富、具想像力,而且主张人类性格上光明面的世界。但他们活的世界,却是从光明的顶峰慢慢的掉下来,在他们童年的时期,是世界经济繁荣的年代,台湾和香港也纸醉金迷,可是同样也面对过九七和台海两个危机,这个繁荣的背后是有暗涌的。
他们自幼被灌输的是冷战的价值观,如果是我们东亚这一边,就是好好的读书,然后就会有安乐的生活,努力工作,买房子,车子,成家立业。这些曾经是冷战时期的经验和真理。冷战结束,我们继续教他们这些「真理」,但已经无法再继续应用于这个新的世界了。
提供劳动力和知识,再努力亦难以翻身,这已经是这一代的常态。可是我们这一辈人却未必理解,反而更怪责他们不努力,甚至嘲笑、贬低他们,这使他们走向一个没有出路的迷宫。教育和现实相去之远,这是现实,但我们很少会探究这件事的本质。

在「世界变了,观念却没有跟着变」的世代差距之外,郑立提出另一个可能性,则是既得利益者的「缺乏贵族义务」。

社会也经常把事情变坏的责任,放在基层不争气,年轻人不像话,崇祯皇帝可以悲哭「君非亡国之君,臣皆亡国之臣」,有财富、地位的人,反而是非常厌恶高风险的行为,而喜欢投资低风险的房地产。
这是一个欠缺贵族义务的文化。拥有更多财产,却不伴随任何义务;从社会得到多财的人,欠缺为社会负责的意识,没兴趣冒险,生怕冒险会导致自己继承回来的祖产损失。然后再怪责这个社会没有进步,是因为比他本钱少的人不敢冒险。

我们如何对待年轻人的?我们如何灌输他们在桑田上无法生存的沧海教条,如何无视他们的需求,并且嘲笑他们离开笼子的努力?

每次随机杀人案一出现,废死与否总是争得轰轰烈烈,但矛头永远是针对「有一个人杀死一个人」的单一状况,却从不思考逼死许多人,甚至整个世代的那种兇手。那些兇手,不希望世界变好,因为他们需要人们继续无感于他人的苦痛,继续恐惧自己仅有的被剥夺,而他们就能利用这种名为保守的恐惧,製造更多苦痛,遂行更多剥夺。

一个死去的孩子背后,有无数孩子没死,却被逼到绝境。

看着新闻,我感到疼痛。

《有没有XXX的八卦》 from Readmoo电子书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James B Brooke

上一篇: 下一篇: